<i id="1n79d"></i>
    <nobr id="1n79d"><tt id="1n79d"></tt></nobr>
      <i id="1n79d"></i>

      <i id="1n79d"></i>
      <i id="1n79d"><option id="1n79d"><listing id="1n79d"></listing></option></i>
      <del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delect><obj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object>

      <i id="1n79d"></i>
        <var id="1n79d"><rp id="1n79d"></rp></var>
        <thead id="1n79d"><ol id="1n79d"></ol></thead>
          所在位置:首頁 > 一線傳真

          靖江市:鄉村“啄木鳥”

          發布日期:2019-12-18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有個承包商被強行收‘保護費’了,就沒人管嗎?”

          今年初,江蘇省靖江市生祠鎮東進村“五老”特邀監督員、71歲的老黨員梅漢奇在走訪群眾時,被村民的這句話刺痛了耳膜。怎么回事?他多方走訪,了解到事情原委。原來,去年下半年,外地種植大戶華忠波來到東進村,承包了100畝農田種植韭黃。去年底,平日游手好閑的村民蔣某找到華忠波,直言要想在這里太太平平創業,得交“一點費用”。華忠波有些憤懣,但承包合同已簽,收成尚需時日,認為“地頭蛇”不能惹,就給了幾百元“保護費”,讓蔣某打了收條。這件事慢慢在村民中不脛而走。

          “張書記,你聽說過這件事嗎?要盡快處理,否則村里的風氣就壞了。”梅漢奇向東進中心村黨委書記張金榮反映,語氣嚴肅。

          對此事一無所知的張金榮立即丟下手中事務,與梅漢奇連夜到蔣某家中詳查。可談話中,蔣某百般抵賴。

          第二天一大早,張金榮和梅漢奇繼續找到蔣某,了解事實真相。而蔣某想著與談話人梅漢奇有些熟識,套近乎,說難處,希望幫他說兩句話,將事情搪塞過去。

          梅漢奇耐著性子,將道理一層一層說給蔣某聽。“這事鐵證如山,你別想著抵賴,這屬于違法亂紀。你有什么訴求,可通過正當渠道解決。另外這事嚴重影響東進村形象,別人會以為是村干部不作為……”在張金榮和梅漢奇教育下,蔣某終于低頭承認錯誤,將所收錢財還給了華忠波,并真誠致歉。

          華忠波對此深受感動:“‘五老’監督員主持正義,村里的正氣得到發揚,我對未來發展有信心。”

          近年來,靖江市全面推進建設“廉潔鄉村”,打通全面從嚴治黨“最后一公里”成了關鍵。如何有效收集群眾對村“兩委”班子的意見和建議并強化對其監督?生祠鎮紀委將東進村作為試點,從村老黨員、退休返村老干部、離任老村干、德高望重的老人、退休老教師等群體中,推選一支“五老”特邀監督員隊伍。

          據該鎮紀委負責人介紹,“五老”特邀監督員主要是搜集村情民意,監督“廉潔鄉村”建設各項措施在本村的落實等等,“說白了就是監督村干部,助力鄉村振興發展。”

          梅漢奇告訴筆者,東進村里1700戶農戶,他們“五老”特邀監督員每年挨家挨戶都要走個遍,以聊天嘮嗑的方式,探知村民的真心話,尤其是關于村民需求、村中事務、村干部作風的“閑話”,全都一一記錄。“一旦發現村干部有‘貓膩’,隨時向上級反映;一旦發現村民‘胡說’,也會嚴肅教育。”他底氣十足地說。

          如今在東進村,這些為民發聲的“五老”特邀監督員,被村民們稱為“家門口的小紀委”,村民們敢“說話”了,關于村里發展的建議也敢提了。“他們是在幫我們‘找茬兒’,幫我們‘挑刺’,讓我們時時刻刻記住‘廉潔’二字。有了他們,我們的工作開展更順利了,老百姓對我們也更加信任了。”張金榮說。

          靖江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王權表示,聘請“五老”特邀監督員對村“兩委”班子進行“貼身監督”,這一做法拓寬了監督渠道,構建起黨內監督與民主監督、社會監督的有效互通機制,進一步提升了監督實效。今年,靖江市將這一做法向面上推廣,全市192個村、涉農社區共聘請了525名“五老”特邀監督員,將監督“觸角”延伸到百姓家門口。(唐堯)



          咪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