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1n79d"></i>
    <nobr id="1n79d"><tt id="1n79d"></tt></nobr>
      <i id="1n79d"></i>

      <i id="1n79d"></i>
      <i id="1n79d"><option id="1n79d"><listing id="1n79d"></listing></option></i>
      <del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delect><obj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object>

      <i id="1n79d"></i>
        <var id="1n79d"><rp id="1n79d"></rp></var>
        <thead id="1n79d"><ol id="1n79d"></ol></thead>
          所在位置:首頁 > 一線傳真

          沭陽縣:不該發的8萬余元工資

          發布日期:2019-12-18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劉某身為國家工作人員,不能正確履行職責,違規給受處分人員發放工資、獎金,未能及時追回……根據規定,經縣監委會議研究,決定給予劉某政務警告處分。”看著前不久江蘇省沭陽縣監委下發的政務處分決定書,我終于松了口氣。

          事情還要從今年3月的一次專項檢查說起。根據上級紀委監委統一部署,沭陽縣紀委監委聯合組織、人社等部門成立4個檢查組,對黨的十八大以來黨紀政務處分及問責處分執行情況開展檢查。我所在的第三檢查組負責對原衛計委、民政、交通等部門的情況開展檢查。

          在對原衛計委進行檢查時,我們面對成堆的票據、卷宗等各類材料,絲毫不敢大意,因為我們深知只有認真細致,才能做實監督工作。

          “組長,老杜不是早就被判刑了嗎?”在厚厚的一堆材料中,我忽然看到原衛計委工作人員杜某的工資發放表,聯想到前兩年杜某被判刑一事,頓時察覺其中有蹊蹺,于是立即向帶隊檢查的組長問道。

          “對啊,沒錯,是2017年因為酒駕被判刑的,真是可惜了……”

          在得到組長肯定的答復后,我迅速確認手中的材料,材料顯示,杜某在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以及被給予黨紀處分后,其工資不僅未受到絲毫影響,而且還照常享受著單位的各項福利及獎金。

          我拿起計算器,對照工資發放表迅速計算起來。結果很快算出來了,從2017年5月到2018年1月,該單位共違規發放給杜某工資、獎金等共計8.3萬余元。

          誰該為這筆違規發放的資金負責?

          隨后,我們找到了財務科負責人劉某。“你知道2017年4月杜某因醉駕被處理的事嗎?”我們問劉某。

          “知道。”劉某點了點頭,吞吞吐吐地說,“當時這件事對大家觸動很大,也挺惋惜的,他因為一時貪杯毀了自己的前途。”

          “既然知道為什么沒有把工資及時調整到位?”

          “這個……這個主要是因為不掌握相關政策,后來就疏忽了。”劉某忽然滿頭大汗。

          我們繼續追問:“2017年12月杜某被開除黨籍,根據規定,年度考核確定為不稱職等次的不享受年度目標考核獎,那為什么還按照標準發放了2.06萬元目標考核獎?”

          “這個規定我不清楚,因為之前都是按正常標準發放的,所以在制作2017年目標考核獎發放表的時候,就沒有把杜某名字去掉……”劉某后悔地說,“都是我本人對相關政策掌握不準,我愿意接受組織處理。”

          “發放工資、獎金是要層層把關的,財務科將相關發放表填好后還要報給本單位領導審核,那么分管領導、主要領導那里怎么都通過了?”組員小周提醒道。

          我們很快找到當時分管財務工作的原副主任潘某某了解情況。“老杜出事后,我當時就安排財務科的同志到相關部門去咨詢,后來他們怎么操作的我也就沒有細問,覺得有他們把關就可以了……”潘某某慚愧地說。

          “經辦人、分管領導都簽了字,我想應該不會有問題,所以就直接在上面簽了字。”時任縣衛計委主任劉某某說。

          事情緣由弄清楚之后,我們按照規定將該問題線索進行了報告。最終,劉某因不能正確履行職責被縣監委給予政務警告處分;潘某某被誡勉談話;因劉某某系市管干部,我們按照程序將該問題線索向市紀委監委進行了上報。

          截至目前,我們通過檢查,共發現和糾正處分決定執行“打白條”“打折扣”“搞變通”等問題116個,追回多發工資、津貼及獎金等共計56.9萬元,對存在突出問題的5個責任單位和6名責任人實施了追責。

          參加完這次專項檢查工作,我深深體會到,紀律處分執行如果“缺斤少兩”“打折扣”,不僅會讓違紀人員心存僥幸,也會削弱處分決定的嚴肅性和權威性。我們必須常態化開展檢查,對落實處分執行不到位的相關單位和個人按照規定進行嚴肅問責,絕不能讓紀律處分決定成“一紙空文”。(金鈺 作者單位:江蘇省沭陽縣紀委監委)


          咪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