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1n79d"></i>
    <nobr id="1n79d"><tt id="1n79d"></tt></nobr>
      <i id="1n79d"></i>

      <i id="1n79d"></i>
      <i id="1n79d"><option id="1n79d"><listing id="1n79d"></listing></option></i>
      <del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delect><obj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object>

      <i id="1n79d"></i>
        <var id="1n79d"><rp id="1n79d"></rp></var>
        <thead id="1n79d"><ol id="1n79d"></ol></thead>
          所在位置:首頁 > 實踐感悟

          虛報差旅費的“小九九”不可打

          發布日期:2019-12-18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近日刊發的一則消息稱,海南省文昌市委巡察組在一次巡察中發現該市農科所“農業科技110”服務情況登記表登記的出差地點,與同一日記賬憑證中的出差地點有多次不符。一起虛報差旅費“撈錢”的窩案,就這樣被揭開。經文昌市紀委監委調查發現,從2015年1月至2018年4月,文昌市農科所6名干部共計虛報差旅費116840元。

          在正風反腐高壓態勢下,頂風違紀,對“差旅費報銷”打起“小九九”,令人瞠目。這起窩案之所以持續這么長時間,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該所所長思想麻痹,認為“數額差別不大,不是什么問題”,沒有對差旅報銷審批進行核實把關,以及該所出差審批和報銷制度管理混亂,沒有出差審批、沒有出差登記備案,于是就出現了填報多少審批多少報銷多少,甚至不出差也可以亂報銷的問題。在這樣的氛圍下,一些人有樣學樣、競相仿效、長時間虛報差旅費。

          在其他地方,類似的問題也曾發生,值得警醒。2016年1月至2018年1月,海南省文昌市林業科學研究所所長韓成吉、報賬員陳千千等7人虛報冒領差旅費196640元;2012年至2016年,四川省馬爾康市人民法院通過虛報差旅費方式套取資金32萬余元,用于發放生日慰問金;2016年至2017年,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區價格監督檢查局原黨組書記、局長袁玉鶴先后7次以虛報差旅費方式,公款核銷不合理招待費用共計2760元,等等。在這些案例中,虛報差旅費或者當作津補貼、或者作為生日慰問金、或者用于核銷招待費用,都是借差旅費報銷為名目而謀私利,無論是虛報冒領者,還是放任縱容者,都觸碰了紀律的紅線。

          隱蔽性再強,終會露出破綻;幌子再好,也躲不過紀法的嚴查。黨員干部務必要遵規守紀,切勿打虛報差旅費的“小九九”。相關部門要深挖問題根源,制定整改措施,堵塞制度漏洞,加強審核管理和教育監督,防止“一處松弛百處懈”,確保每一筆賬、每一分錢都清楚明白、堅決防止“四風”和腐敗問題的發生。(陳麗)



          咪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