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1n79d"></i>
    <nobr id="1n79d"><tt id="1n79d"></tt></nobr>
      <i id="1n79d"></i>

      <i id="1n79d"></i>
      <i id="1n79d"><option id="1n79d"><listing id="1n79d"></listing></option></i>
      <del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delect><object id="1n79d"><option id="1n79d"></option></object>

      <i id="1n79d"></i>
        <var id="1n79d"><rp id="1n79d"></rp></var>
        <thead id="1n79d"><ol id="1n79d"></ol></thead>
          所在位置:首頁 > 巡視巡察

          泗洪縣:進了會計腰包的"補償款"

          發布日期:2019-12-09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字號:[ ]

            “小吳,先把賬冊放一放,我們到村里走走,和老百姓拉拉家常,說不定會有收獲!”今年7月,江蘇省泗洪縣委第三巡察組何組長對正在查看該縣朱湖鎮苗圃村近年來賬務支出的小吳說。整理好看完的賬冊,小吳跟著何組長走出了辦公室。

            “何組長,您好,來村里轉轉啊,晚上到俺家吃飯吧。”迎面走來的村民老周客氣地說。

            “謝謝,我們有工作餐。”何組長婉拒道。

            “老周,能跟您老聊聊嗎?”看到老周,小吳格外興奮。

            “聽說縣移動公司修筑通訊基站占用了你家土地,有這么回事嗎?”小周問。

            “有啊,當時修筑通訊基站占用了我家約30平方米土地,縣移動公司按照土地使用標準進行了補償,錢當場就給我了,好像是13000元。聽說為了方便報賬,移動公司還請村里給他們出具收據。后來,村里房會計說要走手續,還讓我去簽了字呢。”老周回憶了起來。

            聽完老周的描述,小吳若有所思。走訪了其他幾位村民后,何組長帶著小吳趕回村部。一進門,小吳趕忙翻起了賬冊,似乎在找什么。

            “何組長,我有事情匯報。”原來,小吳在核查苗圃村近年來財務時發現,苗圃村給村民老周通訊基站占地補償款13000元的憑證后面,附的竟是村里開具給移動公司領款的收據聯,按道理應該附老周的收據才對啊!跟著何組長到村里走訪的時候,小吳還在想著這筆補償款,看到老周,小吳哪肯放過這個機會。

            “那賬目顯示這筆錢入了村集體賬沒有?”

            “沒有入賬。跟老周聊過以后,我回來又查了一遍。”

            在掌握了基本情況后,何組長和小吳直接找到具體經辦人村會計房某,開門見山地問:“房會計,請你解釋一下這張憑證和附件。”

            “噢,這是縣移動公司因修建通訊基站,征用我們村老周家土地的補償款,當時請我們村集體出面作為中間人,出具收據。”房某指著票據說,“我們手續都是嚴格按照程序來的,村主任和村支部書記都簽字確認了。”

            “村里確實支付給老周了,但是移動公司給村里錢的時候入賬憑證呢?”

            “當時移動公司直接把錢給老周的,就沒有入賬憑證。”

            “既然移動公司直接付款給老周,那這張村里支付給老周的支出憑證又是從何而來?”

            “這……這……”房會計眼神閃爍不定。

            原來,移動公司現場支付老周補償款后,為了方便入賬,請村集體為其出示已收取補償款的收據,身為會計的房某也想從中撈一筆,便起了私心,將收據第二聯作為支出憑據計入村賬,虛列支出13000元占為己有,以為支出手續齊全,老周能承認收到過錢就行了,根本沒想到會有人查問收支情況。

            “集體的錢,就是群眾的錢,作為幫助群眾管錢的人,一分一厘都不能貪占。”經過何組長耐心教育,房某后悔莫及。

            最終,房某退還了違紀所得,并受到留黨察看一年處分,其他兩名村干部的問題線索也移交縣紀委監委。(江蘇省泗洪縣紀委監委 張梅 宋嬌嬌)



          咪咪app